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个人护理用品 > 按摩用品 >

才能执法更多级别更高的比赛

  他是中国惟一的一个国际级铜牌裁判,他也是惟一一个执法过网球四大满贯的中国裁判。

  陈述说自己接触网球的时间要追溯到儿时,因为他的父母和舅舅都是网球高手,陈述从小网球就打得不错,不过,那时候网球只是陈述的业余爱好。

  1990年,中国第一次举办了亚运会,作为首都大学生的一分子,喜欢网球的陈述当了一名网球志愿者,“当时我的工作是一名记分员,几场比赛下来,我就迷上了网球裁判,那时候就是迷,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尽管喜欢上了网球裁判,但学中医的陈述毕业后并没有选择网球,因为那时候中国网球界根本就没有裁判,陈述有点报国无门的味道,无奈之下,他最终选择去了一家大酒店,职业是按摩师。“没别的想法,就是想着能多赚点钱啊,那时候医生这个职业虽然稳定,但是并不来钱,而且做按摩师让自己有了大量的空余时间。”陈述说起当初的选择其实很简单。

  在当按摩师期间,陈述除了把大量的时间放在提高英语的学习当中,为以后走上国际赛场打下基础外,还在1994年考上了国际级白牌裁判资格,终于具备了执法国际比赛的资格。

  1995年,陈述迎来了人生的重要时刻,这一年世界大会在日本举行,在两名香港裁判朋友的鼓励下,27岁的陈述第一次走上了国际赛场。

  第一次正式执法国际网球赛事,陈述感到既新鲜又喜欢,不过新鲜劲一过,陈述第一次了解到,网球裁判竟然也有等级待遇,“像我这样的白牌裁判不仅要自费机票去执法,整个比赛期间也只拿到了400美元,而同样的工作量,最高级别的国际级裁判除了不用掏钱买机票外,还可以拿到800美元的补贴。相差太大了。”

  离开日本后,不服输的陈述下定决心,再和人生搏一次———考取铜牌资格,改变自费的处境。

  1996年到1997年,陈述通过自己联系各地赛事组委会,报名参加了100多场比赛的执法,从司线员到裁判,从小组赛到次级别的淘汰赛,陈述已经初步具备一定的实力。

  1997年,陈述自费去了新加坡,参加在那里举行的国际裁判资格考试,“我是抱着背水一战的心态去的,如果考不上,就得再等两三年才能再考,我肯定只能放弃,因为长期自费让我不堪重负。”

  幸运的是陈述最终通过了考试,拿到了中国网球界的第一个铜牌裁判资格证书。这次,国家体委破天荒地为他报销了一半的交通费。

  成为铜牌裁判后,陈述终于可以拿到较高的补贴,现在的陈述每年都可以拿到10万元的收入。更重要的是,此后不再是自己找比赛执法,而是比赛找上了门。

  1998年初,陈述作为第一个中国人来到了梦寐以求的四大满贯之一的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赛场。

  陈述说这是一次神奇之旅,第一天还是个司线员,第二天就被通知当主裁判,虽然执法的只是一场普通的小组赛,但陈述当时满足得不得了,“什么都不知道,脑袋一片空白,太兴奋也太紧张了,结果第一分就出错了,当时是一个擦网球,结果我忘了按仪器,而且随身用的标尺呀什么的专用工具都没带,后来还是被错判的那名球员赛后过来提醒我才知道的。”

  尽管表现一般,但是陈述的进步显而易见,第二年又参加了温网。此后,陈述执法的比赛更加多了起来,一年有半年的时间在国外度过,而正是这样频繁的参赛,陈述在国际网联的评分系统里的积分也越来越高,“只有积分高了,才能执法更多级别更高的比赛。”

  从1998年的澳网到现在已经8年时间,陈述至少做了一千多场主裁。他印象最深刻的是2001年上海波罗公开赛上给塞莱斯做主裁。“那是我头一次和真正的世界级运动员接触,需要克服面对高手时的那种心理。好在比赛没有什么特别大的问题就做下来了,感觉还可以。”

  2002年,陈述又拿到了裁判长银牌资格证书,在有了稳定的收入后,陈述本来有机会再向银牌裁判或金牌裁判长奋斗,但是,此时陈述却不想再往上攀登了,他说自己累了。

  在记者的一再追问下,陈述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他一年有半年的时间在国外度过,38岁的年龄正值壮年,头发却白了许多,更让他困惑的是,中国的网球发展其实仍然相当落后,网球裁判这个阵容里,好多人都是从“小”的国家出来的。比如墨西哥、突尼斯。你听说过墨西哥有什么好的运动员吗?但这个国家有不少国际裁判。这个职业与个人的爱好和能力有关,而并不一定和所在国家的网球水平有关。不过如果这个国家网球水平比较低,裁判的水平提高相应也会比较慢。亚洲现在有12个铜牌裁判,7个银牌裁判长,但连一个银牌的主裁都没有。

  “我1997年拿到铜牌,现在仍然是亚洲最高的裁判之一,国内也只有我一个人是铜牌裁判。在法国,澳大利亚,他们都有自己的品牌赛事,因此有机会培养本国的裁判,而在中国,因为比赛太少,国内的裁判员根本没有机会成长起来。”

  陈述说,执法本次上海大师杯赛的金牌裁判、法国人帕斯卡·马里亚在三年前还只是一个白牌裁判,因为法国拥有法网的原因,他成长的速度非常惊人,今年已经是法网决赛的主裁判了。“中国到了2008年也许都很难有自己的金牌裁判。”对于中国裁判前景,陈述有些悲观地说。

  谈到自己停止奋斗的另一个原因,陈述不由地露出了一丝苦笑,“我已经不是毛头小伙子了,因为当裁判与家人聚少离多,2002年我已经离过一次婚,现在我只想为现在的家庭多赚点钱,多做点贡献。”

上一篇:然而这些物品不能随意使用 下一篇:可以清除机器内部的污垢

在线客服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